<del id="frpvt"><mark id="frpvt"></mark></del>
    <sub id="frpvt"><dl id="frpvt"><p id="frpvt"></p></dl></sub>
    <sub id="frpvt"><output id="frpvt"><cite id="frpvt"></cite></output></sub>

        <i id="frpvt"></i><nobr id="frpvt"><cite id="frpvt"></cite></nobr>

            <big id="frpvt"><i id="frpvt"><ruby id="frpvt"></ruby></i></big>

              <b id="frpvt"></b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frpvt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> 企業動態 >> 攝影文學

                  攝影文學 

                  回家真好——“亨運杯”春運征文比賽三等獎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佚名   供稿:本站原創   錄入時間:2010年03月30日   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  張宗錄是一個本分的司機,一眼看去誠實可信、樸實無華、友好和善,再加上一副眼鏡,頗有股文人氣質。本分的他,駕駛出租車常年無事故,車容車貌整潔,對乘客服務優質,在十堰市出租車行業也小有名氣。有次,我問:“老張呀,一天最快樂的是什么時候?”他笑道:“當然是交班回家了,回家真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大年三十中午,客運站前,擁擠的車站、告急的車票、如龍的車隊、焦急的等待,過年氣氛濃重,大街小巷張燈結彩,合家團圓的鞭炮聲響徹街道,但這些都與張宗錄無關,因為今天是個賺錢的日子,也是乘客最需要打的回家的日子,他依然和平時一樣守在客運站附近,等待回家的乘客。他看上去很平靜,平靜的甚至帶有一絲落寞,此刻的他與四周的氣氛格格不入,喧鬧與寂靜,歡喜與消沉,他現在期盼的很簡單,和客運站前焦急的人群一樣,回家就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時上來一位步履略帶蹣跚的中年婦女,她衣衫整潔,但是目光呆滯,發型凌亂,上車就一句話“師傅,我要回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張宗錄覺得有點怪,問道:“您好,請問您家在哪里?”,她還是那句話:“我要回家”,張宗錄有點急了,正如他所料,這個女的精神有問題,但是衣衫整潔肯定是有人照顧的,在擁擠的車站與家人失散,跑到他的車上來了。張宗錄不知如何是好,中年婦女坐在車上比在車外有安全感,也不愿下車,就這樣僵持了幾分鐘,突然一陣手機鈴聲打破了這沉寂的氣氛,中年婦女拿起就接,好像一個孩子一般向電話那頭的人哭訴著:“你在哪呀?我要回家!快帶我回去!我好怕…..”,哭訴了一陣子,中年婦女用膽怯的目光看了一眼張宗錄,張宗錄也不回避,露出招牌式的笑容,這笑容減輕了中年婦女的害怕,她慢慢的把手機遞到張宗錄的面前,張宗錄接過電話聽了一陣,終于露出了舒心的微笑,來電的是她愛人,果然是在擁擠的車站走散,張宗錄立馬開到約好的地點,還沒等車停穩,中年婦女就下車跑向了路邊一位中年男人的身旁,與他緊緊相擁,張宗錄看到這場面打心底里高興。“師傅,好人!我老伴腦子不好使,一直待在家,我看他太孤單了,大年三十想帶她出來看看熱鬧,沒想到……”中年男人感激的向他說。“沒事,沒事,回家就好!”張宗錄說道,“對!走,老伴,我們回家過年去!回家真好!”夫婦二人高高興興的踏上回家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道別了這夫婦二人后,中年男子的四個字“回家真好”總在張宗錄腦子里環繞著,他自言自語道:“回家真好?我也回去過年去!”,寬敞的街道,只見一輛出租車幸福的行駛在回家的路上,仿佛在說:“回家真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